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卫东冲出能源陷阱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45:19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陈卫东:冲出“能源陷阱”

编者按: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也存在一个“能源转型陷阱”:经济增长越是依赖于本土的廉价的煤炭资源,延期支付的外部成本就越高;当外部成本积累越高,就越离不开高污染的廉价能源,这种恶性循环的结果最终必然导致环境的崩溃。环境的崩溃不仅使经济崩溃,其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崩溃。不主动的能源革命,将会导致被动的能源革命。

中国页岩气网讯:今年6月BP发布了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关于煤炭使用量和碳排放之间的关系用统计数据表达得极为简单明了:碳排放量与煤炭使用量成正比。

BP的统计数据表明2013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仅增长了1.8%,远低于过去10年2.6%的平均增速。化石能源中,石油消费增幅持续了连续13年下降的趋势,增幅仅为0.9%。而天然气消费增长了2.2%,尽管低于2.7%的历史平均水平,仍延续了持续的增长势头。就总量而言,美国的消费量增幅最大,中国、日本随后分别居增幅的第二、第三位。经合组织国家天然气消费增幅自2000年以来首次超过了非经合组织国家。

煤炭消费仍是增速最快的化石燃料,虽然远低于4.4%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仍有2.5%的增幅。全球煤炭消费的净增量仍全部来自中国,增幅高达6.1%,中国的煤炭消费量首次超过全球消费总量的一半。美国页岩气革命使得天然气在价格上具备了挑战煤炭的可能,去年美国煤炭消费量下降了11.9%。总体而言,除中国以外区域的煤炭消费增量都在减缓。

关于碳排放,BP统计报告指出:“2012年,全球消费产生的碳排放量估计增加了1.9%(7.23亿吨二氧化碳),略高于一次能源消费的增速。”2012年碳排量的最大增长毫无疑问来自中国(5.48亿吨,6%)和印度(1.22亿吨,6.9%);日本因为需要应对核能缺口而做出能源结构调整,因此排放量出现大幅增长(0.92亿吨,6.7%)。2012年,美国在所有的部门都增加了天然气的使用,从而实现了减排1.6亿吨,而欧盟则减少了气电而增加了煤电,结果是增排了0.21亿吨。

中国、印度、日本三个国家增加碳排放的数据加起来是7.62亿吨,再加上欧盟就是7.83亿吨,再减去美国的1.6亿吨,等于6.23亿吨,也就是说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排放总和正好是1亿吨。

根据BP的统计,2012年中国消费了18.73亿吨(油当量)的煤炭(36.2亿吨标准煤)占全球37.3亿吨(油当量)的一半,其中一半以上的煤炭用于发电。有报道称,仅神华公司一家就提供了全国能源消费的12%,这一比例相当于所有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从这个意义上讲,煤炭工业实实在在是能源行业的老大。

煤电厂单位发电量的碳排放大致是现在天然气发电厂的两倍,美国实现大幅度减排的主要原因是气电对煤电的替代,得益于页岩气革命大幅推低了天然气的价格。而多余的煤炭产能进而拉低了煤炭的出口价格,促进了美国煤炭向欧洲和亚洲的出口。而亚洲和欧洲的高气价反而促进了增加煤炭的消费。

在市场经济体系中,价格永远是最重要而且最敏感的因素。一般而言,不论是发电还是化工产业,以气代煤的减排效果最为显著,而价格在替代的过程中有着强烈的催化作用。在全球化的今天,这种价格催化能轻易地跨越国界。在中国,能源供给安全不仅仅有价格和“买得起”的考量,更有诸如“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等非经济因素的考量。我们必须明白,开放环境下与封闭环境下的能源战略是完全不同的。

煤炭是高碳能源,在今天的技术条件下不论何种应用减少碳排放始终是个最大的挑战,传统煤化工没有解决,现代煤化工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而能源向低碳转型是不可逆转的潮流,从大趋势上讲任何高碳的解决方案至多只能是个过渡的选择,或是技术的或是价格的原因出现的暂时逆转,改变不了低碳发展的大方向。

中国没有像美国那样“煤改气”的条件,也没有欧洲能源增量主要靠可再生能源的技术与社会基础。目前的态势是,不但煤电下不来,现代煤化工还要大干快上,用业内一位要员的话来讲,“这两年国内煤化工项目隐隐有一哄而上的趋势”。据2011年的统计,国内已经完成、正在实施和规划的大型气改煤项目达15个,总投资额达340亿元。仅从经济上看,如果把二氧化碳排放处理或“碳税”纳入内部成本计算,将没有任何一个现代煤化工项目是“有竞争力”的。

在经济增长、资源约束和减排低碳的多重压力之下,中国的能源转型似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使命,这里可能不存在一个靠自发增长解决问题的时间与空间。如果说国家发展存在着“中等收入陷阱”的话,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也存在一个“能源转型陷阱”:经济增长越是依赖于本土的廉价的煤炭资源,延期支付的外部成本就越高;当外部成本积累越高,就越离不开高污染的廉价能源,这种恶性循环的结果最终必然导致环境的崩溃。环境的崩溃不仅使经济崩溃,其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崩溃。不主动的能源革命,将会导致被动的能源革命。

能源革命从来都是重大社会变革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撒切尔夫人当总理时力排众议启动了关闭英国50家最大煤矿的行动,加速了英国的能源转型,英国成为欧洲能源转型的先行者。直到30多年后她去世,仍然有不少失业的煤矿工人家庭恨她,但历史地看,她加速了英国的能源转型,提高了国家运行的效率。能源行业本身不能自拔头发离开地面,只有政治家的智慧、勇气和担当才能组织和领导中国必须的能源革命。(作者系中国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能源研究员)

责编:王亭亭

南京灰陶

湖北硅胶粘ABS胶水

山东山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