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洛阳老城拆迁官司政府败诉拆迁仍继续

发布时间:2020-03-04 04:18:00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在判决书似乎“胜诉”的官司,在现实中却被认为是败诉。十几天来,在河南洛阳,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的300多户拆迁户就面临着这样一种窘境。洛阳市老城区一份房屋征收决定书虽被洛阳中院认定为违法,但因为拆迁业已启动,撤销有损“公共利益”而不予撤销。拆迁户们质疑,当地政府利用法院判决,将原本不可能依法启动的拆迁合法化了。

长期以来,如何界定拆迁征地中“公共利益”的真伪大小,一直是此类案件的难点和热点所在。对此,政府与维权方的观点很难达成一致。洛阳中院的判决凸显了一个问题:有没有一种可能,法院维持政府已确定违法的行政行为,才能更好地维护“公共利益”?洛阳市中院和官方都给予肯定回答。而法律界人士则质疑,将“公共利益”的认定等同于地方政府利益,将架空行政诉讼的法律地位和实践价值,依法行政才是最大的“公共利益”。

10月10日,69岁的何伯亭赶到河南省高院,递交上诉状,要求撤销洛阳市中院的一份行政判决书。该一审判决书显示,包括何伯亭在内的共253名原告胜诉,诉讼费12650元由被告洛阳市老城区政府承担。

这一次,何伯亭又怀揣这么多现金来上诉。但他得到的回答是,只需要交50元即可——— 因为行政诉讼案一起只需要交50元。这让他想不通,既然如此,为何洛阳市中院一审立案时,就要求每一户原告交50元呢?

在赶往河南省高院之前,洛阳市中院的法官数次试图劝阻何伯亭上诉。他们的解释是,洛阳市中院已经顶着很大压力受理并审判了这起案件,何伯亭再去上诉的话,不但无用,也会将压力再次下压到洛阳市。

除了何伯亭所代表的253人,在洛阳市老城区东、西南隅,还有71人也在起诉老城区政府。两起官司,洛阳市中院的判决大同小异。这71人也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上诉状。在半年多的一审诉讼中,两起官司共有20多名原告撤诉,与政府签订拆迁协议,离开了老城区。

仍坚持告状的拆迁户们很难想通,既然法院判定洛阳市老城区政府的拆迁决定违法,却又容许其继续执行?

胜诉还是败诉?

9月26日,何伯亭和维权伙伴们领到了判决书。“我看了看,头一下子蒙了。”何伯亭说,之前在与法官的交流中,对方曾口头宣读了部分判决意见,“感觉条条都向着老百姓”,可是没想到判决结果出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这份洛阳中院(2014)洛行初字第1-253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确认洛阳市老城区政府2013年8月7日作出的《关于洛阳古城(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整治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违法;责令老城区政府针对资金不到位及没有经过相关部门审批的问题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第二天,《洛阳日报》以版面头条的形式,报道了该起判决。当地一位媒体人士称,报道政府败诉的新闻,这在洛阳市级媒体上还是第一次。但是,这个先例并不寻常。

在版面头条的下方,则是一条《老城区古城保护项目将有序推进》的辅文。该文明确指出,“按照法院裁定,老城区古城保护项目还将继续实施。”

该文还透露,“老城区政府在今年8月对历史建筑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实施正式拆除时,已正式向市政府报批,市政府已委托相关部门对此进行审批。对之前几个月困扰拆迁的资金问题,官方也正式表态,已足额到位。”

“这官司看上去赢了,其实是输了。”原告之一、老城区居民熊聚林说。在他家的墙外,隔着一条路,拆迁工地日夜轰鸣。

商业开发引拆迁

2013年8月7日,洛阳市老城区政府作出《洛阳古城(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整治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要求该街区9000多户、2万余居民接受政府的安置标准,搬迁腾地。

早在2012年10月26日,洛阳市政府就与上海升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约定由洛阳城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升龙集团按照3:7的投资比例成立公司,对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900多亩地进行整体开发,主打仿古商业街区和高档住房。

在维权的拆迁户们的投诉中,上述合作协议很明显违反了土地招拍挂的相关规定。但这种做法至少在洛阳颇为常见。居民们将维权的砝码,压在了历史文化街区之上。

2006年,东、西南隅已被列为洛阳市历史文化街区。洛阳申报历史文化名城,至少需要两个历史文化街区,东、西南隅就为其一。而与这一地块面积相当的东、西北隅,早在21世纪初,时任市委书记孙善武在任时,就通过暴力强拆等手段而拆旧建新了。

居民们期望,东、西南隅位于历史文化街区紫线保护范围内,将可以援引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避免被“大拆大建”。而政府的征收决定,也并未经过法定程序。老城区一位官员也坦陈,“要征收历史文化街区内的900多亩土地,走法律程序的话,几年都无法成功。”

洛阳市中院在一审中也查明,老城区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没有召开听证会,补偿金也没到位,还没有规划部门会同文物部门的批准文件,因此确认被诉征收决定违法。

但按照一审判决书和洛阳官方的表述,“接下来只要有洛阳市规划局和文物局的批准文件,拆迁在程序上就得以补救而合法,直接绕开了居民们大部分的维权理由。”一审判决的理由是,虽然征收决定违法,但如撤销,将会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拆迁肯定不能停。洛阳市城投公司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说,“改造洛阳老城,出自前市委书记的规划。2012年,洛阳市老城区政府与国企河南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协议已经签署,但因为后者董事长因贪腐落马,导致协议无法履行,就找了升龙集团。升龙享受了给予国企的优惠政策,还要求洛阳城投也必须入股。”

这位人士说,“洛阳城投是洛阳市政府的下属企业,与其合作,不但融资方便,还可以绕过诸多法律法规的束缚,直接使用政府权力介入开发建设,所有部门都会配合。开发商只需要出一小部分资金,便可以把政府套进来,帮助摆平任何麻烦。”

据这位人士介绍,洛阳市目前政府债务不少,仅城投公司的债务便在五六十亿元左右。但是,类似洛阳老城开发这样的项目,是政府要求确保的重中之重。12下一页阅读全文

全自动磨刀机

全自动蒸汽发生器

韩国cj

广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