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婆带美女回家住-【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34:46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一、 魔女小桐

下班后,晓云往家里领回来一个美女。

“莫欣桐,我的大学死党……赵新明,我老公”晓云给我们作了介绍。

从没见过如此白皙的女孩,仿貂皮大衣上的白绒毛领也夺不走玉面光泽,只是衬托出一头长发更黑,而眼眸比长发还要黑,因为这双眼睛饱含秋水。

“欢迎.”我伸出手,与她轻轻一握,冰寒渗骨:“冻坏了吧,快进来暖暖。”

我打开客厅的空调暖气,小云帮莫欣桐脱去外衣,从海南来的女孩子真够有勇气挑战严寒,这姑娘大衣里面穿的居然是一件真丝连衣裙。暖风中,薄纱紧贴娇躯,莫欣桐个子不高,但身材比例恰到好处。结婚后,老婆常提到一个叫魔女小桐的同室密友,估计就是这女孩,据说,在学校是,曾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

晚餐吃得很愉快,我的语言比平时要丰富,生动了许多。据说这位美女居然还是单身,我打趣道:“不会吧,你太挑剔了不是?告诉姐夫,你想要找什么样的王子。”从见面后第三分钟起,她已经开始叫我姐夫。原来大学里男生女生都一样的,都要按生日日期排出长幼。

“能有姐夫你一半帅就够了。”小魔女果然够魔,说这话时,我分明在她眼睛里读到一丝挑逗的意味。

“你品味降低了呀,这样拍马屁可不是你的风格哦。”小云打了好友一下。

“我给你介绍一个真正的帅哥吧,绝对比我帅一倍。”我想到了铁哥们彭捷。

“我不信。” 小桐噘了噘小嘴,正要说什么,就被小云狠狠掐住了脸蛋。

“不许发骚。”小云呵斥说。两人打闹成一团,差点没掀翻火锅。

二、春梦风情

那晚上,我就只好一个人在客厅沙发当厅长了,为了让老婆重温青春岁月,不得不忍痛割爱卧室大床。

两个女人的窃窃私语不断从门缝里飘出来,害得我在沙发上翻滚了半天才入睡,闭上眼睛,不由自主得开始勾勒身着睡衣的魔女身躯轮廓。睡到下半夜,口渴得厉害,起身想找水喝,好像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声音,像是有些痛苦的样子。小云自小有个寒胃疼的毛病,最容易在冬天发作,仔细听听,又不太像胃疼。我光着脚,悄悄走到门边。我们家卧室的门没有上锁。我从门缝向里边看,借着从窗帘透过来的微弱的光线,发现两个女孩搂在一起,我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只见她们两个赤裸着拥抱在一起,同时发出压抑得很轻的声音,小桐的声音略高一点,低吟中充满诱惑。

在迷惑、茫然与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交织中,我醒来了,原来是南柯一梦。看看卧室门,静默树立在黑暗中。

清醒后,我为这个香艳梦幻开始自责,一大早就逃出了家门往学校去了,新婚才半年,我自认还是非常爱小云的,绝不能在老婆面前有半点失态啊。

晚上回到家,两个女人正在试穿新衣服,一看见我,小桐就要求我给予评价,她把一套低胸吊带裙在身上比划着,我分辨不出那条裙子的材质,但绝对属于可以挑逗男性想象力的材料组合,半透明造成的暧昧,若隐若现的层次对视觉有莫大的刺激性。特别是她在比划过程中,还轻轻扭动了一下腰身,看似漫不经心,却让我产生出无限联想。

当晚,我又在两个女人的窃窃私语声伴随中,不断在沙发上翻来滚去,最后,还是在对莫欣桐娇躯轮廓的虚拟勾勒中进入梦乡,脑海中的魔女身材比昨天更具体,具体到一丝不挂,女孩儿的娇吟低喘声更真实,真实得把我惊醒。我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的一片黑暗,已经是下半夜了,卧室里分明传来压抑的喘吸声,定定神,我相信这决不是做梦,我甚至可以分辨出妻子略带痛苦的喘气,莫欣桐风骚十足的低吟。

怎么啦?是小云胃痛发作了,还是昨晚的梦境变成了现实?我觉得有些奇怪,思考了约一分钟左右吧,我轻轻走到门边,做出一种迷迷糊糊,一把推开门,同时按下了门边的灯钮,房间里一下子亮了。床上的情景吓了我一大跳。

三、为兄复仇

小桐骑在小云身上,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她身上传着小云的透明睡衣,从侧面可以清晰的看见一只浑圆的乳房在颤抖。

我的目光只在小桐乳房上停留了不到三秒钟,就迅速发现情况不妙。莫欣桐——魔女小桐正用双手掐住我老婆的脖子,显然,小云已经力量不支,快要窒息了。

“你干什么!” 我愤怒地抓住莫欣桐的肩膀,一使劲,把莫欣桐拉到床下。

“小云,小云,你醒醒。”显然,小云已经进入昏迷状态。我回过头,大声质问莫欣桐:

“你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下这样的毒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云已经挣扎着从地下爬起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声中似乎充满委屈,身体在不停颤抖。

我没功夫理会她,开始给老婆做人工呼吸,只一会儿功夫,就听到小云的咳嗽声,正当我想把小云抱起身体时,脑后遭到重重一击,眼前一黑,整个人像是轻飘飘的坠入黑暗中。

一阵凉风拂面,手脚一阵生疼,强迫我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趟在床上,手脚都动弹不得,看看身边,躺着我妻子小云,她也被手脚受缚。

一件硬物体在我脑门上轻轻敲打,是魔女小桐手中拿着的棒球棍。我是我特意放在卧室里防贼用的,但刚才我的防贼武器把我打晕了。她似乎刚吸完一枝香艳,窗子开了个缝隙释放烟味儿,我就是被窗缝灌入的凉风催醒的。

“莫欣桐,我们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样对我们?”此刻,委屈的是我了,妻子似乎很虚弱,轻轻哼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我要杀了周小云!”水晶灯下,莫欣桐脸色苍白,牙关紧咬,目露凶光。一个性感女神眨眼间变成白无常,让人真是难以接受。

“为什么?”小云缓过劲来了,低声问。

“你,你自己不清楚吗?”莫欣桐的语调突然又开始转换,“你,你杀死了我哥哥……”

“怎么会?你哥哥?我只见过一次啊……大三那年,我们一块儿吃过一次饭而已,他叫什么名字我都忘记了。小云辩解道。我相信我老婆。

“小桐,我把语调放低,柔声说,“也许这?屑溆惺裁次蠡幔懵嫠呓惴颍愀绺缢?hellip;…怎么了?”

我的温和语调起到了明显作用,小桐把棒球棍扔到了地上。她坐到床沿上,左手支撑着床单,侧身弯腰,我们的目光再次相遇,这一回,我又在黑瞳里找回了先前那个较弱的小女子莫欣桐。

“你知道吗,我爸爸死得早,妈妈很快改嫁了,哥哥是我唯一的亲人……”

“这我早就知道啊。”小云说。

四、勾魂往事

“但是,就是与你见过那一面,你就勾走了我哥哥的魂魄。”小桐把目光转向小云,把一股体香笼罩了我,那是一种夺魂摄魄的女人香。

“我暗示过你几次,你都不以为然。”小桐的语气幽怨,无奈。

“后来呢?”我很怕自己在迷香中失态,赶紧开口问话。

“去年,哥哥帮人开车送货来桂林,打算来找你,还给你买了很多礼物,当他打电话问我要你的号码时,我告诉她,你快结婚了……”小桐又哭出声来。

“我不知道啊。”小云无辜的说,“你快放开我,我手脚快断了。”

小魔女并不理?崴暮糜呀锌啵皇呛敛谎谑蔚姆派罂蕖?a href="http:///d/" target="_blank">

“小桐,你先别哭,放开我们,慢慢告诉我出什么事了,我相信我能帮你。”我继续实施怀柔政策,我相信款款柔情是对付女杀手的最有力武器。

“你帮我?”小桐暂时止住了哭泣,“那一次,就是在听到你们准备结婚消息的那一次,我哥哥在广西南部山区翻车,摔得半身不遂……”小桐的声音又开始哽咽,“你帮我把治好他?”

“为了给哥哥治病,我吃遍苦头,受尽屈辱,你怎么帮我……” 小桐的语调由抽泣转化为愤怒,“你们怎么帮我?你们怎么帮我?”

“别急,慢慢说,小桐。”我温和依旧。愤怒中的小桐把眼泪挥洒到我脸上,凉凉的,但愤怒似乎增加了女人的体热,身体迷香愈加浓郁。

“后来,怎样了,你哥哥他现在……”

新乡看男科医院去哪家好不要让对阳痿常识的无知

沧州有名的白癜风医院在哪

北京哪里治荨麻疹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