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股市巫师程定华千万不能做空A股行情远未结束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7:33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股市巫师程定华:千万不能做空A股 行情远未结束

===本文导读===  股市巫师程定华:千万不能做空A股 行情远未结束

许一力:政治局会议藏深意 炒股或将更加大胆  经济学博士:股市凭什么牛 什么时候是牛市的顶?  郭施亮:牛市频繁换股是中国散户的硬伤  私募:牛市剑指1万点 仓位控制是制胜第一要素  摘要:“股市巫师”程定华指出,本轮股票市场的上涨源动力不是来自经济基本面的改善,而是来自于转型中的资金推动,目前尽管泡沫很大,但看不到行情有结束的迹象,如果你觉得贵,你可以不玩,但你不能开空头。  主要观点:传统行业的转型动力是牛市的第1条主线,由此形成的热点主要集中在互联网+、新能源、大健康领域。  政府部门的转型动力是牛市的第2条主线,由此形成的热点主要集中在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京津冀、国企改革、环保等领域。  这两条主线相关的股票都处于高估值的状态,存在一定的风险,仍然是可以管理的,我们继续看好上述两条主线和海外中资企业。  “股市巫师”程定华指出,本轮股票市场的上涨源动力不是来自经济基本面的改善,而是来自于转型中的资金推动,目前尽管泡沫很大,但看不到行情有结束的迹象,如果你觉得贵,你可以不玩,但你不能开空头。  共识1:经济增速下滑  名义GDP增速估计在7附近,是07年的三分之一。工业企业收入同比增速5-6%,从11年14-15%下滑。春节黄金周商品零售总额下滑到11%。固定资产投资从30%下滑到13%附近,与牛市紧密相关。新开工下滑。铁矿石、铜、原油进口同比负增长。需求慢,消化库存,衰退性顺差。日本90年代也出现过,显示国内需求下滑。PMI低于50。  共识2:通缩风险与政策宽松  通缩:PPI季度环比从12年开始负增长;CPI滑向通缩区,月同比1%附近。货币政策13年之后持续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从13年之后宽松。中央预算投资目标上升,铁路投资规模上升,今年大于8000亿,11年5947亿。  分歧:经济增速会出现显著反弹吗?  不会好转或反弹。  目前大家炒互联网+,如果经济好转要炒周期股;另外,降准降息也没有了。经济要好转,来自总需求:国内消费、进出口(国外消费)、政府支出。但三方面都不行:  1、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下滑到10.2%,07年17%。07-12年工人工资涨幅最快,保姆工资工资收入06-11年涨幅最快。现在涨不动了,因为基数大。由于,收入增速下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月同比下滑。  2、07年净出口占GDP10%,目前大幅下滑到3-5%的增速。国外对中国的消费需求逐渐饱和。  3、政府支出。全国政府性基金支出当季同比大幅下滑。税收收入增长3%,卖地收入下滑30%多。公共财政和中央财政收入同比增速处在低位。地方政府平台融资功能受限,不能大规模投资,主要靠中央政府,但要受预算约束。  政府期望企业投资不要下滑、房地产企稳。  地产新屋交易量: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速转负,因为总需求走过了拐点,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下滑到负数。政府没有卖地收入,无法投资。政策对三四线城市刺激作用不大。  制造业投资增速一直下滑,降息不起作用。因为投资是投资收益率的函数,不是利率的函数。国有企业单季度利润率5.2%,贷款利率在6%以上,是负收益的状态,理性的选择是不投资实业。  结论:经济不起来,股市牛市不止  分歧:牛市是因为无风险收益率下降吗?  法定利率降到0,经济也未必会好转,日本欧洲是例子。市场利率跟法定利率不同。理财产品利率是由市场的资金供求决定的,是市场利率。10年期银行间企业债到期收益率略降,国债利率下降,但对股市走牛作用很小。  股市走牛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储蓄率和投资率的差导致A股市场变好了。中国储蓄率在50%左右,由居民、企业、政府储蓄组成,在国际上处于很高的水平。(中国储蓄率最终会下降,因为人口老龄化。40岁左右的人储蓄率高,60岁以上的人储蓄率会飞速下降)。储蓄的目的是做投资,所以应该是个恒等式,但现在储蓄率远远大于投资率,07年储蓄率和投资率都很高,百姓储蓄搬家到股市,今年是企业储蓄搬家到股市,这是跟07年与今年最本质的差异。07年企业投资收益率17-20%,目前利润太薄。  经济越差,储蓄率和投资率缺口越大,股市泡沫越大。  要提高财政收入增速、企业利润和折旧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需要资金。借钱渠道:信贷、发债、发信托(09-11信托火速增长)。目前企业不投资了,需要增加的债务规模下降了,不发信托了,产业资本改买股票了。  如果经济反弹、投资反弹,股市风险来临。  未来是蓝筹好还是创业板好?  实体经济不好,蓝筹股业绩看不到起色。垃圾公司不得不转型,不得不装新资产,这是企业家的思维,不是散户的思维。如果不看好创业板,不看好互联网加,就是不看好这轮行情。但如果投资剧烈反弹、经济企稳,互联网泡沫就会破灭;或者经济下滑到中小型银行都撑不住了,全社会风险偏好就会降低,大家都会保存储蓄,金融系统性风险爆发,泡沫也会破灭。日本95年四大券商之一倒闭了,火烧连环,投资体系遭到破坏。  市场重心:  一带一路、京津冀、国企改革、环保、互联网加,最看好互联网加。今年要买30-50亿市值的公司,与当年的股权分置改革时很像。企业互联网加转型之后,30亿市值变成了100亿市值,其他企业不甘落后纷纷追赶。  政府对于股市的态度:  对储蓄搬家非常忧虑,企业不做投资,经济不会好。股市泡沫救不了实体经济。但目前的阶段政府还是容忍股市上涨。  美股、港股和A股哪个好?  港股市场不适合个人投资者。香港市场20-30%的公司是老千公司,股价是个骗局,而且没有跌停板。中概股的情况要好一点。但对于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建议港股配50%,中概股配30%,A股配20%。  银行股:  不喜欢。银行体系不透明,坏账不明。不喜欢不能预测的东西。降息对金融股是利空。降息之后,息差减小。目前有4%左右的息差,之后降息对银行是重大利空。如果利率水平降到0,降准也没有意义。  投资新三板:  有意义。要买圈钱的公司,要收购、变大、挤垮竞争对手、快速成长、上市、转板。只要确定新三板的圈钱是为了收购好的公司,有利于公司的成长就可以投资。  查两融、伞型信托、配资,用杠杆对股市的影响:  如果两融停掉,资金会换一种渠道回到股市,因为银行会创新,企业有赚钱的诉求。查两融是没有用的。股市火爆带动两融,不是两融带火股市。  内幕交易和操控的问题:  个人从来不去上市公司勾兑,只要看清大局和方向,守住华容道就行了。  行情波动大,有资金撤离吗?  看交易量。资金撤离,交易量萎缩。对于散户,建议仓位50-60%,相对安心。  目前如何做价值投资?  中国估值中枢不稳定,波动太大,中国价值投资的土壤不肥沃,目前投机盛行。  有色行业:  不看好。不同意有色价格大反弹,因为经济没有好转,目前炒的是供应收缩,价格反弹。需求端好转不明显。但互联网加和题材会带火一些公司。  江苏地方债发行延期,会影响股市吗?  会。股市,市场回报要求高,投资者看不上地方债。无风险收益率随着股市上涨而水涨船高。中央政府也很难把股市摁下去。经济下行,融资成本不会降。  美元还是安全的。  美国债务占GDP的比例从10%降到4%。美国贸易逆差占GDP的比例从6%下降到3%。债券发行速度变慢了,美国国内债券市场规模与增速变慢。美元还会是强势货币。买投资海外的基金是不错的。  人民币汇率:  有贬值的压力。但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和一带一路背景下,贬值压力不大。但这个战略实施之后,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之后,就存在贬值压力了。(华讯财经)

许一力:政治局会议藏深意 炒股或将更加大胆  这次四月下旬的政治局会议,被报以极大的关注。因为时点上处在经济增长的特殊时期。  中国今年首季的经济指标全线疲弱,说明7%的GDP增速仍不会是本轮经济调整的最低。无论是李克强总理频繁奔波在大江南北考察民情,还有中央经济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调研经济状况的负面反馈,都显示短期增长有大压力。  所以这个时候的政治局会议的焦点,自然除了稳增长,还是稳增长。  怎么稳增长呢?机构对这次会议内容的普遍推测有这么几个:第一个是进一步的宽松。第二个是地产放松。第三个是公共支出的收紧可能会得到适当的缓解。第四个是包括一带一路在内,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三大重点战略可能会进一步的升温。  简单来说,第一,宽松。第二,内需。第三,产能出口。  这几个方向都不算是出乎意外,三大战略是持续的热点自不用说,地产和宽松可以从此前的政策中已经看出端倪。老实说,房地产的放行应该是大概率事件,毕竟从近期的成交上来看,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激发。至于经济,高层已经一再的进行调研,显示增长有压力,7%的增速形不成支撑,不排除进一步回落。  那么在这种模式下,公共开支、地产、三大战略,实际上就是此前4万亿的结构性延续版本----扩大内需。看来,宽松政策的大方向没有改变,只不过可能会变换更多的花样。客观的说,货币层面的操作可能是最出乎意料的,中国很可能正在酝酿一轮新的QE.  说QE并不夸张。从目前已推出、或拟推出的各项政策,包括央行购买商业银行资产、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三大政策银行注资、政府有意呵护下股市上涨等,都显示出明显的托底经济、降低杠杆的政策意图。这种做法完全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变种的QE.  推这种QE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如果单纯从资产和负债对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潜在风险进行分析,那么可以得出非常清晰的结论:负债方最大的风险是人口老龄化和地方政府债务;资产方最大的风险则是经营性国有资产杠杆率过高。  现在政策出台的思路,就是做大资产端、封闭负债端,吹大权益端。而这么做显然是有非常迫切的需求:一是企业融资成本降得不多,贷款利率普遍在6%以上,而企业平均利润率只有5%;二是地方政府迎来债务到期高峰,被动紧缩的压力依然很大;三是持续的经济低迷正在让银行的资产质量风险加速曝露。  从资产端来看,央行针对国开行推出的抵押补充贷款(PSL),即允许国开行以长期债务进行抵押贷款,这可以看做是另类版的央行QE,目的是引导利率下行并增加流动性;而在负债端,则是严格控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只是加大以新换旧的债务滚动,并通过负债成本降低实现企业盈利。  联系到近期股市的不断上涨,显然是有利于经济性国有资产降低杠杆率,后续我们肯定可以看到更多的债转股,IPO、配股不断出来。A股近期首次公开发行、增发、配股频率已明显提高,募集资金的用途之一就是偿还银行贷款。  这等于是通过一种全新的渠道:引导存量资金进入市场流通,将累积的经济风险进行全民化的分散。  这完全可以看做是一场政府主导的全民参与的宽松。  而且毕竟与此前储蓄、地产主导的货币市场不同,股市主导的货币流向,可能其乘数会进一步的扩大。在这种模式下,货币层面官方的配合恐怕也只能会是进一步的大胆。  所以总结来看,一季度的政治局会议,无论如何,很可能会传递出很多重磅的消息。从中,将决定后市相当时间内的市场预期和经济情绪。对于搞股票投资的或者经济领域的研究的人来说,这次会议的看点很大。预计新一轮的政策刺激或将在政治局会议后全面推出。(凤凰网)

经济学博士:股市凭什么牛 什么时候是牛市的顶?  去年三季度至今,上证综指已经由2000点左右升至目前的4300点上方,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股指涨幅超过120%,日均交易则由2000亿大幅提升至万亿左右,所以说股市已经大牛几乎是一句废话。身边的股民越来越多,仿佛一夜又回到了2006年—2007年,而我听到议论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什么时候是牛市的顶”。  由此,我虽不是股票市场的参与者,但作为一个市场的旁观者,还是想尝试理解一下这轮牛市,揣测一下牛市什么时候见顶。  先看看上一轮大牛市的情况  上一轮大牛市的时间跨度大体上有2年的时间(2005年四季度至2007年10月份),期间上证综指由1000左右升至6000点以上,当时的宏观经济运行处于不断上行的态势(正处在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经济增速连续超过5年的阶段,2003年3季度至2008年3季度,GDP平均增速为12%),货币政策在方向上逐渐由稳健趋向紧缩(期间动用了加息、升准、发行央票以及恢复贷款限额控制),所以在融资结构上出现的一个变化就是,信贷融资比重下降,股票融资和其它融资比重上升的局面。  2005年四季度,社会融资总量的12个月滚动累计额3万亿,其中人民币信贷2.4万亿,占比80%,股票融资为360亿,占比1%左右,其它融资量(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票据、债券等)为6000亿左右,占比19%。 2007年10月份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社会融资总量的12个月滚动累计额6.4万亿,其中人民币信贷3.7万亿,占比60%,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为5200亿,占比8%左右,其它融资量为2.2亿左右,占比34%。  如果再细算一下,在为期两年的牛市过程中,社会融资额年平均增加量为4万亿,其中股票融资平均增加量近5000亿,占到超过10%,上市公司增加了240多家,从而实现了股票市场的一次大扩容,尤其是诸如中国远洋、中国石油、中国铝业、中国中铁、中国神华、中国人寿、交通银行等大型企业均完成了IPO,A股总市值在2007年曾一度达到33万亿,是当年GDP的1.2倍之多。所以客观的讲,股票市场的融资功能实现了政策意图。  这一轮大牛市宏观背景有什么不同之处  首先,宏观经济处于下行期。自2011年三季度开始经济增速开始低于两位数,而从2012年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增速开始低于8%,2014年一季度开始增速开始低于7.5%。  其次,社会融资结构出现逆转。2013年上半年人民币信贷在社会融资的比重曾一度降至45%,当时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的比重不到2%,债券融资比重14%,而以银行表外融资为主的其它类融资比重则曾一度达到40%以上。当时社会融资的12个月滚动累计额也达到最高值的近19万亿,其中人民币贷款融资8.5万亿,债券融资2.8万亿,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2000多亿,以银行表外融资为主的其它类融资则高达5.5万亿。当时宏观层认为融资中出现了明显的“脱实向虚”的问题,所以开始对于银行理财、同业、非标等加强了监管,受其影响,社会融资额一路下滑,至目前已降至16万亿左右,而以银行表外融资为主的其它类融资量则降至不足2万亿,并且还间接影响了债券融资,降至2.3万亿,虽然人民币信贷融资升至10万亿以上,但仍然还有约2万亿的融资缺口满足不了。  第三,货币政策逐渐由稳健趋于宽松。针对经济转型依然需要增长中高速的保驾护航共识的形成,自2014年开始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开始由稳健向宽松转变,包括创设了SLO、SLF、MLF、PSL等一系列流动性管理工具,但是伴随融资成本仍处高位和外汇占款带来的货币供给机制的变化,央行从去年四季度加大了宽松的力度,从11月份至今,已经两次降息和两次降准。  牛市的道理  与经济上行期出现大牛市相比,这一轮牛市启动以来,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市场,即宏观经济运行和股票市场出现了史无前例的背离,那么牛市究竟有什么道理。  对此问题,已有很多分析,诸如“改革牛”、“红利牛”、“政策牛”等等,我想从融资结构变化谈谈此问题的看法。  首先,虽然自去年11月22日降息之后,A股市场几乎没有出现大幅调整一路上涨,而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在内的官方媒体则一直持着呵护市场热情的声调,显示目前市场行情是决策层所乐见的。决策层究竟是怎么想的,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理解。 我的理解,首先是宏观层面,去年三季度之后,经济运行出现的加速下滑的态势已经超出了决策层的“区间调控”范围,例如,去年三季度至今,GDP季调环比增速依次为1.9%、1.5%和1.3%,相对应的季调环比折年率依次为7.8%、6.1%和5.3%,几乎是一个季度一个百分点的幅度在下降。 其次是货币供给机制层面,今年3月份我国的货币供给机制出现了方向性的重大拐点(截至3月末外汇占款12个月滚动累积新增额为-2000亿人民币,是由数据以来的首次出现负增长),央行需要增加主动投放基础货币的力度予以对冲。  另外从微观层面来看,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不降反升。4月14日,人民银行调统司盛松成司长在就一季度金融数据答记者问时,曾披露截至3月末,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为6.83%,较去年底和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12个基点和50个基点,但若用当期GDP平减指数来剔除通胀因素,去年一季度、去年末和今年一季度实体经济的实际融资成本分别为6.8%、5.9%和8%,而一季度GDP名义增速仅有5.83%,显然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已经超出了经济运行应有的承受力。  最后从融资层面分析,如上文若言,自2013年对于银行表外融资渠道的收紧,客观上出现了近2万亿的融资缺口,而银行体系在资本金和风险的约束下,很难通过增加信贷和债券购买来缺口补起来。  所以综合起来看,经济运行要想止住加速下滑态势,就必须解决实体融资的问题,这里面既包括融资难,也包括融资贵,而单纯依靠银行体系的融资能力很难短期内达到效果,而货币加大宽松的空间已经打开,并被市场所共识。因此,股票融资在市场资金预期、政策主观和居民要求高回报客观现实共同作用下,其成为填补融资缺口,降低融资成本的功能被重视起来,而市场的行情也说明这种重视已经变成了现实(上一轮大牛市也是在此种重视下形成的).  接下来,回到文初的第二个问题,此轮牛市的顶部怎么判断,我认为如果股票融资完成了牛市启动之初的初衷,那么顶部也就出现了,例如,上一轮牛市发生拐点发生在2007年10月份,当时股票融资占新增社会融资的比重已经由牛市之初的1.1%升至6%(至金融危机爆发前,占比升至9%之后开始下降)。而自去年11月份至3月份的5个月期间,股票新增融资累计量是2800亿,而股票融资12个月的滚动新增累计额占社会融资的比重还不到4%。由此来看,当前股票市场还没有完成任务,要知道截至3月末,我们的社会融资一年的新增量也就16万亿左右,从宏观经济运行的客观要求出发,依然有近2万亿的融资缺口没有补起来,而这一缺口无疑就是后市的想象空间。  当然市场永远是风险和收益并存的,例如,很多担忧市场走势的人士,近来纷纷指出,本轮牛市有巨额杠杆资金的进入,所以这一次的股价崩溃对投资者的伤害一定是史无前例的。受此启发,我把股票融资占比和两融余额占市值的比方在一张图中,有意思的地方发生在2013年8月份之后,两个指标的曲线快速的重合,而且保持着相同的斜率在上升,那么一个问题抛给大家,究竟股市在加杠杆,还是整体经济需要加杠杆呢?(路透专栏作家张涛撰文,作者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经济学博士) (凤凰网)

郭施亮:牛市频繁换股是中国散户的硬伤  什么样的股票涨得最凶?或许,往往是那些刚刚抛掉的股票。什么样的股票最有潜力?或许,往往是那些平日散户们不看好的股票。其实,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事实。那就是,在牛市中,股票尤其是好股票需要坚定守着,而频繁换股的人却往往赚不到大钱。  自2009年股市创出3478高点之后,中国股市就处于长期下降通道之中。2013年6月25日,上证指数更是创下了1849点的近年来新低。  不过,随着管理层逐渐意识到股市的重要性之后,中国股市也从此走出了牛市的行情。自2014年7月份至今,以上证指数为例,期间累计最大涨幅高达120%,而上证指数也再一次回升至4000点之上。  不足10个月的时间,股市出现120%的最大涨幅,那可是相当惊人的涨幅。然而,对于欧美等成熟股票市场来说,同样处在牛市行情之中,却按照其年均20%的上涨速度,则需要5至6年的时间才能够完成这一上涨空间。  不过,值得深思的是,在这一轮“疯牛”行情中,又有多少投资者能够跟上指数的同期涨幅呢?  事实上,据不完全的数据测算,在本轮牛市行情中,仅有部分投资者能够跟上或超越指数的同期涨幅。但是,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并未能够紧跟市场的运行节奏。更有甚者,还出现了持股市值停滞不前的现象。  其实,鉴于上述的现象,归根到底,还是在于投资者的心态问题。  在实际操作中,因不少投资者深受熊市的长期困扰,由此产生了根深蒂固的熊市思维。此时,虽然股市已经由熊转为牛,但他们依然无法摆脱熊市思维的束缚。于是,在操作中,他们往往会为可怜的利润进行频繁操作,快进快出。  对此,无论是长期向上的股票还是阶段性的强势股,他们都无法守住。至于弱势股,他们也往往习惯于频繁操作的思维,而不断进行割肉离场的操作。长期下来,即使股市处于牛市的行情之中,但他们的持股市值却在不断地缩水。  笔者认为,在牛市行情中,频繁换股当属中国散户的硬伤。相反,在熊市之中,坚守股票却又是散户的致命行为。  就以牛市为例,其实,在牛市行情中,总会产生一种效应,即无论是题材股还是滞涨股,抑或是绩差股,都会出现轮番补涨的现象。由此一来,即使投资者手持的股票未能出现如期的上涨,但依然会存在强烈的上涨预期。  更多的时候,投资者因无法紧跟市场的节奏,而屡屡出现“股票抛完就涨,买了就调整”的尴尬局面。反复几次这样的操作,不少散户的心态也开始变坏。于是,持股市值缩水也就成为了意料之内的事情。  显然,对于大多数的散户来说,在牛市行情中,持股待涨或许是最佳的操作方式。尤其是对一些长期滞涨的中小市值中低价股来说,一旦启动,则有望出现翻番的走势。  因此,笔者郭施亮认为,除了久经考验的股市高手外,对于绝大多数的散户而言,在牛市中,切忌频繁换股!(凤凰网)

私募:牛市剑指1万点 仓位控制是制胜第一要素  剑指1万点。在新晋阳光私募基金经理范波看来,A股这轮牛市虽然来得凶猛,但在目前的位置上还远远没有走完。  “指数肯定会突破上一轮牛市的高度。”范波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专访时说道,当前谈论“逃顶”还为时过早,不过上证指数4200点~4500点之间可能是一个中期顶部。  牛市剑指1万点,  中期顶部或在4200~4500点  《财商》:你觉得这波牛市还有多大空间?  范波:牛市不言顶,但我们可以根据一些指标来算一算。  现在M2(广义货币供应量)超过120万亿,A股目前的市值在55万亿附近。在上一轮牛市当中,股市的总市值与M2的比率几乎为1∶1,而当前总市值/M2仅为45%,目前上证指数在4400点附近,如果总市值/M2要达到1∶1,上证指数起码能达到1万点。  《财商》:所以你认为当前牛市还远远没有结束?  范波:指数涨多高只是一种估算,不一定准确。只是在牛市当中还是应当顺势而为,而最为关键的是在顶部的时候如何“逃顶”的问题。  如何判断顶部是否出现?这就要综合整个市场和基本面的情况进行分析。比如估值水平、成交量的情况、技术图形、媒体舆论,从这些方面结合来看,市场是否已经到了一个非常疯狂的阶段了?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我们还要重点关注监管层的表态以及相关的政策。比如说是否出现严重通胀,监管层是否开始通过加息等手段收缩流动性等等。  一波牛市到头的时候,往往是伴随着经济的复苏、PPI快速上升。而现在经济数据还都很差,上市公司业绩也没有回暖,PPI还在往下掉。  牛市三级火箭当中,现在还仅仅停留在第二级的开始,所以在我看来,牛市远远没有结束,现在谈论“逃顶”还为时尚早。  《财商》:在目前这个点位你又是怎么看的?一方面两市1.8万亿的成交量创下历史纪录,一方面市场一路高歌猛进该调不调是否会引发更猛烈的一波调整到来?当前是否已经到了一个调仓休整的时候?  范波:我认为上证指数4200~4500点这一区间可能会形成一个中期的顶部,时间上看4月底5月初也会是市场一个调整的时间。从操作上看,牛市当中要控制回撤主要还是通过仓位来实现,一旦观察到市场有大幅调整类似“5·30”的情况,最好就是先把仓位降下来而不是进行调仓。  仓位是牛市制胜第一要素  《财商》:你总结一下,在牛市里面,最主要的操作策略应该是怎么样的?  范波:对我们机构投资来说,在牛市里面,第一要素就是仓位。牛市里面几乎所有的股票最终都会上涨,抓住一只20倍的牛股与抓住一批5倍的股票,对于机构投资者的组合而言,差别其实不会特别大。所以一轮牛市下来,对于私募而言,大家都能够赚到钱,选股当然是影响因素,但对净值影响最大的一定是仓位,所以在牛市当中,我们平均下来都是维持八成以上的仓位。  我们从2013年6月份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很重的仓位。由于我们的组合中以二线蓝筹为主,所以一开始创业板涨我们没有受益,去年年底一波大蓝筹行情我们也成了所谓的“满仓踏空”。但这一轮牛市进展到现在,几乎所有的股票都涨了,我们由于维持了重仓操作,组合仍然是跑赢大盘的,这就是牛市中仓位的重要性。  第二个策略就是要尽量把握板块轮动。作为专业的投资者,我们当然试图做到这一点,但这个需要有运气成分在里面,只能说尽量顺势而为。  《财商》:你提到4200~4500点可能会是一个中期顶部,那现在你们是否会减仓防范风险?  范波:既然仓位是牛市第一要素,降仓降早了也会是一个问题。所以对我们而言,在这个判断的基础上,我会对市场保持高度警惕,一旦有大的风向变化及时操作,顺势而为就好。  智能家居板块有望诞生大牛股  《财商》:从投资机会的角度看,你认为这轮牛市中最能获得超额收益的会是哪些行业或者板块?  范波:我们还是相对看好新兴行业。在当前中国的经济环境之下,最主要就是转型,新兴行业里面未来会出现很多比较牛的公司。而在非新兴行业当中,转型成功的公司也会上升到一个新的级别,一轮牛市下来,这些公司市值也可能达到一两千亿。  在新兴行业里面,我目前比较关注的是智能家居。从2009年iPhone出来之后,整个手机的生态完全发生了变化,我认为未来我们的居住环境也会出现类似的颠覆式的改变,智能家居就是改变我们居住环境的一个重要途径。比起手机,客厅经济未来的空间也会更大,利用电视玩游戏体验也会更好,从这个方面带动的整个智能家居的变化和空间将会非常大。  从公司的角度看,首先受益的就是做传感器的公司,智能家居也是一个物联网的概念,要把所有的家居电器连在一起,一个非常基础的东西就是传感器,这是基础。在这个市场爆发了之后,这类做配件的公司将会大大受益。  另外,前期在智能家居领域构筑平台、生态,达到闭环的公司也会发展得比较快。  还有一个就是“互联网+家装”,在传统领域里面,家装是比较容易受到互联网行业颠覆的,在引入互联网之后,未来发展空间会非常大。此外,一些做互联网家装的,也可能与智能家居相结合,它们是天然的智能家居的入口,抢占市场的优势非常明显。  《财商》:在当前你是如何进行布局的?  范波:目前来看,已经涨了很多的蓝筹股我基本不会去碰。对于创业板一些小股票,由于估值很高,而且创业板也还没有经历过一个比较像样的调整,所以里面虽然有一些公司我中长期非常看好,但目前并非进场的最好时机,必须找到一个比较好的买点再介入。我们目前仓位中主要还是以二线蓝筹为主。  分行业来看,我们当前布局的一个是保险行业。这波牛市以来,很多蓝筹、“中字头”的股票都已经涨幅巨大,但保险股涨幅还是比较落后的,当然,银行、地产也是。但从行业前景来看,保险的发展前景更好,估值又有优势,所以在当前这个时间点,既要保持仓位防止踏空,又要预防剧烈的中期调整,保险股就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此外,前期累计涨幅不大的行业当中,食品饮料也是我们当前比较看好的板块,一方面业绩能够维持较好的增长,估值也具备优势。  另外,我对国企改革也比较感兴趣,国有资产的证券化率在西部一些地方还是挺低的,这里面就存在投资机会。(第一财经日报)

AEAS

ib数学

alevel辅导一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