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信业区域竞争力不同未来发展战略目标各异

发布时间:2020-02-03 06:11:52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作为我国通信行业的专业决策咨询部门,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近几年推出的《中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发展报告》(年度报告)准确系统地评价了我国电信业的国际竞争力,在业界引起了广泛关注。最近,通信政策研究所继续深入研究,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推出了《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发展报告(2004年)》(以下简称“《报告》”),《报告》多角度、全方位、深层次地评价了我国电信业的区域竞争力,对我国电信业竞争力的提升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报告》发布之际,记者采访了作者朱金周博士。

记者:促使您推出《报告》的动力是什么?您希望《报告》对政府决策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朱金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形成了两个明显的差距:第一,整个国家的产业竞争力与经济强国的差距;第二,欠发达地区产业竞争力与发达地区产业竞争力的差距。电信业区域不平衡发展也是如此。电信业区域发展不平衡是制约我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提升的重要因素。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电信业区域差距过大,不仅会影响区域经济与国民经济的发展,更会影响建立和谐社会的努力。而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是构建公平的信息社会及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和基本保障。作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设施,电信业均衡发展将有利于缩小数字鸿沟,遏制区域和城乡经济发展差距扩大的势头,逐步实现整个社会的统筹发展。

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首先是政府的职责。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需要统揽全局的新思路和与之相符的措施。本报告通过对各区域竞争力发展情况进行实证分析,并建立一个信息平台,为中央政府制定电信业区域发展政策提供参考,为各地区制定本地区发展战略和政策提供依据。

记者:通信政策研究所连续3年推出《中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发展报告》,请问研究中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与研究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有什么样的关系?与中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相比,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有哪些不同之处,这样做的考虑是什么?

朱金周:区域竞争力是国际竞争力研究在国内区域研究的延伸和进一步应用,使竞争力研究从全球范围中讨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延伸到在一个国家的各子区域之间的竞争。对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研究省、市等层次的区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实际上,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研究一个省(市、区)的电信业竞争力就相当于研究一个欧洲国家在欧洲范围中的竞争力。

无论国际竞争力还是区域竞争力都是一个多维系统,包括三个部分:宏观层面——环境竞争力,这是竞争力的基本保证;中观层面——市场竞争力,这是竞争力的外在表现;微观层面——企业竞争力,这是竞争力的微观基础。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的设计必须符合竞争力理论分析要求。我们设计的区域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与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从总体上是完全一样的,但在具体应用时略有差异。因为我们注意到这样两个不同:一是从环境竞争力看,我国不同区域的环境竞争力差异性要远低于国际差异;二是从微观基础看,我国基础运营商都是全国性企业集团,企业组织结构的差异性要远低于国际差异。在进行国内不同地区竞争力评价时,我们首先把东部、中部、西部地区电信业作为一个经济体进行国际竞争力评价,主要目的是凸显从电信业国际竞争力到区域竞争力的平滑过渡,并使我们从国际视野研究我国国内电信业的区域竞争力问题。

记者:《报告》反映出2004年我国电信业发展存在哪些特点和问题?

朱金周:2004年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地区分布总体特征是:东部地区电信业部分竞争力要素遥遥领先;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差距巨大;东部地区内部差异大,中、西部地区内部差异小;各项评价要素内部差异不同。

根据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差异性,我们把各地区分为两种,一种是发达地区,另一种是欠发达地区。从统计上分析,随着区域竞争力从高到低的不断变化,我国各地区竞争力也呈现渐进的两极化趋势。区域竞争力的差异性当然会体现到每个具体的指标上,但从根本上讲,在区域竞争力变化过程中,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主导因素在发挥决定性作用。我国电信业发达地区的竞争优势主要体现在其主导因素正在从投资驱动和市场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而我国电信业欠发达地区的驱动因素主要体现在投资驱动和市场驱动,创新驱动因素相对较低。总体上看,西部电信业欠发达地区的区域竞争力落后状况短期内难以改变,而中部电信业欠发达地区有可能下滑。因此,统筹我国电信业区域发展任重而道远。

记者:您认为我国电信业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提升竞争力的战略目标应该是什么?

朱金周:我国发达地区提升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的战略目标是高级化。发达地区电信业已经达到新的起点,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差距相对较小,已经远远超过我国电信业欠发达地区。这些地区需要重新审视电信业发展战略,不断推动产业发展、扩大电信消费水平,提前实现电信产业从普及化向高级化转型。

我国电信业欠发达地区的战略目标是普及化。与发达地区相比,欠发达地区需要继续普及电信服务。实现电信普遍服务,保证全民以可接受的价格获得语音以及其它基本通信服务,对于缩小我国数字鸿沟、保障国家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是,我们并不否认在部分地区尤其是城市地区进行业务创新,不断推广应用高新技术和新业务,提高电信消费水平。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记者:《报告》中反映出,东部地区电信业竞争力领先于中部和西部,而中西部的差距并不大,您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朱金周:您提的这个问题很好,但非常复杂,这是一个本质问题。因为电信业仅是国民经济系统的一个子系统,它与整个国民经济的区域差异性没有本质差别。东、中、西的差异性显然可以从历史、地理、文化、国家发展战略(诸如“两个大局”,以及由此引出的东部优先发展战略等)以及由战略引出的区域政策、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等等方面去寻找原因,发展战略对于我国区域差距的形成和扩大的作用非常巨大。实践证明,我国选择的非均衡增长战略在历史上是正确的,极大地发展了我国的生产力。但是,当区域差距影响到社会公平和可持续发展时,就应当改变非均衡战略,实施均衡发展战略。从电信业的角度看,均衡发展更为必要,因为电信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必须通过均衡发展战略为构建公平的信息社会和和谐社会提供保障。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改变这种区域差距,即如何统筹区域发展,并在不影响发达地区电信业国际竞争力继续提升的前提下,缩小区域差距。

记者:明年您是否会继续推出《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报告》?

朱金周:从2002年开始,通信政策研究所连续推出了名为《中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发展报告》的系列年度报告,此次对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的研究仅是一个初步尝试,希望能够为业界提供一个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新视点。根据相关因素考量,明年我们可能会以机构的名义,对外发布《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报告》。

朱金周,经济学博士,现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产业政策、电信竞争力和电信业国际化等。独立主持、参与完成政府及企业的科研项目30余项,在业内外专业媒体上发表学术文章50余篇。

白丝袜学生诱惑

丝袜短裙大全

阿朵性感